永不亡

赤 / 白

四进三 私心观后

❗以下非常私人的感想,占tag致歉。
❗涉及一小部分维泽内容,不打tag了。请不喜欢维泽的热点见谅和注意避让。提前致歉。

没能留住典典。非常非常非常难过。
泽光v典文就只剩维泽了。非常非常非常难过。

我很放心维泽。他的想法超出了21岁的心智,不管面对怎样的比赛局面都早就做好了料想和决心。他今天唱山丘、唱你终究不爱这世界,都是最稳定的他,最强大的他,也是一如既往的他。

典典不一样。典典刚好是19岁的少年心气。
这场看典典很揪心,因为令我想到自己19岁的时候。

孤独是什么呢?
孤独就是知道自己身边没有人陪伴,真正能够帮助自己取胜的就只有自己。

花花不在。
终极battle的时候典身边没有人,只有一段提前录的VCR。(现在的我能够充分理解花花。为了自己的孩子,不知道现场的状况时只能做最万全的预测,说相对保险的拉票辞。)
但归根结底,提前录的VCR和有一个人站在自己身边,是天差地别的。尤其是明知道自己粉推吃亏,且是第三次站在battle台的时候。
(之前我也经历过类似的一场选举会,身处一个冷门部门,其他任何一个部门的候选人都有前任部长陪着,唯独我的部长当时有事不能到场。)
那是一种孤儿一般的心情。一种非常想要难过,但又知道自己不能责怪任何事情,最后只能逼自己变得务必坚硬、一个人去抵抗所有心理和现实的巨石的孤儿的决绝。
今天我在典典的脸上看到了这种坚硬的孤独。

什么是野心呢?
野心就是哪怕全世界最不利的条件全部都发生在了自己身上,也要把目标设定为最强。

典典二轮调对手的时候,先挑了田燚(言及大哥不在要先保全魔音一人晋级),而后挑了维泽(言及,是时候挑战最强的那个了)。
以前我说典典好懂事,好善良,等等等等。那都是他在权宜自己的野心和舞台上的礼貌以及选手的兄弟情。
而今天他终于正视了自己的野心。他终于大大方方的让自己做了他自己所认为的那个最强者,去肩负赛道的安危,去和维泽竞争。
(曾经的那次竞选,最终我拿到了最高票数。)而典典也向所有人证明了,他的能力远超过他的人气。
他丝毫没有辜负他自己的野心,是这个观众和舞台辜负了他的实力。

今天典典走了。
可以让嗓子稍微歇息一下了。
可以回去和喂头做原创了。
可以重新出发,用值得的方式赢得本该属于他的东西了。

当过孤儿的人是更强大的。
实力能够追上野心的人可以成为一流的音乐家。

出了专辑,我们来买。
今天你好好睡一觉吧。

BTW, you are so perfect  tonight.

私下码真情实感磕的cp

名柯:
赤琴赤 
秀明  秀/昴怜
赤井家族乱炖 RGB乱炖

警校组 威士忌组 (景降 降风)
北极圈拉郎(透贝 琴怜 昴哀 步哀)

真人:
磊白磊(魏白魏)
V典V   (光泽)

巨人:团兵 (外乡人组 笠尼)

Hannibal: Will*Abigail(拔杯)

Free: 宗凛 (凛遥 真遥)

夏至: 颜值

五进四观后 激情小作文


这大概是最后一次真情实感追选秀了。

本来因为童儿、噜咪、小喂头和文总都被淘汰了说再也不看,结果还是放心不下典典和维泽又点开直播,还戳了三小时投票,点了四十多万下。(终于把典典留下了。)

今天的直播典典和维泽又有新的动人了,另外帮唱嘉宾和选曲又全戳我的私心。好几次都鼻子酸酸的。

先是美岐忘词。维真跟我说,美岐一直会露出那种输了比赛时的笑容。今天失误之后也是,表演完大约五分钟,脸都是那种像是火辣辣的红,大家小心措辞但她脸上明显流露着自责。她一直都不怎么会说话,要说什么就都是努力会有回报,大概是生活完全被自己偏执自我要求的练习塞满了的缘故吧。希望美岐有一天能露出那种,赢了比赛的笑。

拉拉唱了《寻人启事》,她所有歌里的我最爱之一。青峰说这歌不大鸣大放,但是足够动人。拉拉大概是又吃多发胖了(XD),但她保留着那种对歌曲、创作和创作者那种毫无条件、憨厚而天真的信赖。从眼神里就能看出来,她想要为任何一个真诚的创作者(洢豪)做好的事,竭尽全力地献出祝福。拉拉一直是这样的,从一开始到现在。

小可看田燚的表情太美了。我以前都没有意识到她变得这么动人了。她和当年比赛时一模一样的半怯半勇,但怯和勇都更加温柔了。现在她唱早期的歌,更显现出她创作的好,她的剔透。

一开始很为维泽担心,怕Tia给他太大压力。结果其实Tia是最懂他的。
上上场nee和yamy对着他用心写的信开玩笑说怎么这么多“缘分”、他有多喜欢缘分呐。这次Tia就提到了缘分。维泽太成熟了,各方各面的。Tia也是一样,因此她真的能和维泽互相理解,因此两个这么认真又散淡的人,交流和合作都极为舒适,没有任何多余的周旋,产出的作品也自洽、自信、也自如。
但愿以后两个人还有机会合作。但愿维泽能交到更多几个像这样的朋友。


典典一直都挑我的心头大爱唱。唱家鸽《眼色》的时候是作为一个歌手业务能力的成熟。唱All of me,Dream和《亲密爱人》的时候是作为一个男孩的成熟。
文总走之后他自己说不想在舞台上哭了。之后除了合作表演以外的每一首歌,都不是强调自己的,而是感谢对手、粉丝和舞台。
他那么努力、那么懂事、那么善良。我猜他最好的演唱都在没日没夜的练习里,舞台上的演唱在soldier之后其实都挺多瑕疵,但却都是他最放下得失的样子,或者起码是他努力着要放下得失的样子。
典典和小喂头19岁。噜咪25岁。童儿、文总和维泽21岁。再之后的选秀大概都要是零零后啦,有点不敢看了。


但总之,这帮男孩子让我又想起总是会在我脑海里的一句话: 希望小孩子都能好好成长。

夏天在漫延。

今天一直在听典典的 忽然之间
莫名觉得歌词很贴viito淘汰后的设定啊…

世界可以忽然什么都没有/
我为什么总在非常脆弱的时候想念你/
分不开 想你算是安慰还是悲哀/
我们也许反而更相信爱

不知道有没有大大愿意领这个梗啊……

viito走了现在好难过,这孩子还说有时间给典典写歌了…听了一天典典亲口唱的这首歌简直像是替viito说心里话  觉得心病都要出来了呜呜呜

(如有不合适占tag 麻烦大家告知 会立刻删


几千个迷宫/几千个月亮/几千只眼睛


//私人领地//


赤井的原著人设和同人再塑,五年以来已经把这个形象结结实实在心底凝固成一个血痂。
探员先生成为一个心目中的人格理型。他的人际和生命线索也几乎成为我也像染热病一样好奇、想要努力共情的谜语。

他挂念什么。
他追逐什么。
他害怕过吗。
他如何成长成这样的男人。
他以为的生命有多重多轻,时间是多珍贵多虚妄。

用简单的cp或恋爱关系去形容和界定赤井是太偏颇的。赤井正因为深陷各自人情的泥沼,满身荆棘,血肉模糊,才如此迷人。








秀明:

秀明一定是我对于探员先生感情线共情的起点。
明美可能不是赤井腰间刺青里荆棘中的第一只眼睛,但一定是极其重要的一只。
明美之死改变了赤井,从此赤井不再全然地自信,他开始知道因失误而失去的滋味。

更重要的是,他也开始知道他作为FBI,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人,他一生的使命不是追逐他年少时候梦想的燃烧的太阳,不是追逐别人所以为的赤色炮火中的英雄大义。
而是潜进黑暗里,溺进沉默的深渊,长长久久地伺机等待。
是不能言说的思念和梦魇。
是追逐月亮。

后期的骨科逆转、琴赤设定中被普遍认同的秀明作为一道鸿沟,这些对于秀明线是不造成冲突的。
血缘和未来的爱人磨灭不掉这种改变,因为他们不因血缘相爱,也因为明美为赤井创造了新的血缘。而赤井会一直带着这新的血缘去爱和守护这个世界。



“你看今晚的月光/多像一小段爱/布满针尖”








秀怜:

一个极私人的拉郎。


不涉及恋爱,两人是互相断送毁灭,互相给予重生的人。
Rye脱离组织,赤井秀一把水无送回黑暗,Kir继而一枪打进赤井肺中,赤井秀一死去,并作为冲矢昴复活。

一人的存活总要以另一人进入深渊为代价。

水无是赤井的后继者。
死去父亲的命、活着的弟弟的命、FBI同事的命,她也是肩上有千万山、脚底血水成河的人。
他们可能永远不再见面,互相说不了一句保重,一句对不起,也说不了一句谢谢。

没想到,会走到这一步。

//


真要涉及恋爱,我希望水无能结识昴。

昴看着水无的新闻直播等着土豆牛肉开锅,水无下班回家时给昴一个轻轻的吻和一杯加冰波本。
我希望他们有朝一日,哪怕就一日,谈一日平凡人的爱情。








赤琴/琴赤:

双方认识并谈恋爱的设定,胖鸟写的最大开大合,鼠尾草写的最刻骨铭心。
双方没有正面接触也来不及谈恋爱的设定里,史莱姆把我的呼吸夺走了。

我喜欢后者。

如果生命给够这对宿敌足够的岁月相互折磨,也许他们真的是最适合彼此的爱人。做不了爱人,也是最完美的仇人。
但探员不会只忙一宗案子,黑道也不会只出一个新人或一个叛徒。
他们对于彼此来说足够特殊了,但对时间来说,没有任何一个人特殊到能够获得更多的宽容恩赐。他们对对方的一切情感,都没有能被宽允足够的机会。


爱,不被祝福。
了解,尚来不及。
恨,不能彻底。
宽恕,无从提起。

再多一点就好了,吗。

会遗憾吗。






秀纯:

没有办法正视一切哪怕正常到日常的兄妹情节。

世良太好了。

全世界,包括秀哥哥,都辜负了她。
秀哥哥就算做得再好,也是不够的。





秀朱:

一次一次被蒙在鼓里,Jodie是隔着一层鼓皮感受着击鼓者所带来的地震级心跳的人。

隔着鼓皮,她看见他防弹背心变风衣,又长发变短发,夹克变西装;桀骜的轮廓变成冷峻的愤怒的,又慢慢变回自信的温柔的。每一种赤井,都带来地动山摇。

Jodie大概不是赤井能把后背交给她的战友。也不是他能把怀抱交出去的恋人。

他在自己的路上把她牺牲了。还跟她说什么你我过失参半。

但如果有什么你最想变成赤井身边的哪个人这种问题,我大概都不会选水无或者小纯,而是Jodie。

如果有那么一个机会,Jodie和我大概都想拼上性命一搏:努力配得上Fifty fifty里面那另外一半。



tbc







最近熬夜肝方案时一直loop这首,越听越觉得是在说秀明

愿赤裸相对时/能够不伤你

赤井在接触明美时,一定也是怀着这样的心情吧
如果自己能把命运之中不得不说黑暗丑陋的谎都演圆
如果明美能多怀疑自己一些

而明美是个太忠诚太盲目的戏痴
而赤井演砸了

没有如果




能否先同我摸黑吻一吻
不要着灯

/脑洞//柯步哀/ 替代品


短打/开小车/微虐预警

有柯哀情节!介意请勿点!

没有文笔 几乎是一个提纲

略微扭曲的步哀脑洞

唉真是喜欢这种女孩子之间惺惺相惜的绝望

十年之后,兰和新出结婚,小学生们长成大学生。

步哀住在一块。灰原时不时地会晚归。
她向步美借口说是实验室研究太忙碌,但步美能够分辨出灰原身上隐约的江户川的气息。
还有,灰原真的不会对步美撒谎。

某天灰原再一次晚归回到家,进门后发现步美站在门口以一种诡异地笑容迎她。

“吉田,怎么了?”
“哀酱也是替代品吧。是江户川眼里…小兰姐的替代品。”

灰原一下怔住,呆呆盯着步美。
步美已经出落地非常动人,深澈的眼睛里带有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不该有的敏锐与绝望。

“同样是替代品,江户川还是选了哀酱呢。”
她一边微笑一边走进灰原,撩起灰原的短发,轻轻地抚摸着一个几乎无人能够察觉到的,来着江户川的吻痕。

“工藤…我是不是一个替代品?”一次简短的泄欲后,灰原轻轻地问出这句话。
“什么?”工藤的声音听起来是有点恼人的餍足。
“……没事,当我没说。”
“……”身边沉默了很久。
之后灰原感到工藤无力地拥抱。

“对不起,灰原。”
“没关系。”

“呐,哀酱你说,你是不是…该分我一点呢——我这个落败的替代品尝不到的滋味?”
吉田步美缓缓俯向灰原的侧颈,吻住了那片淤痕。

来自吉田的吻比工藤的要轻柔的多。或者与其说是吻,不如说更像是孩童的吮吸。
灰原了解那种绝望的温柔,带着一点贪婪,以及许多的自轻自贱。
灰原扶着吉田抬起她的头,几秒钟足以说清一切心事的对视之后,灰原吻住了吉田。

呐,吉田。
如果你要江户川的气味,我们可以共享。
没有什么落败不落败,都是偷来的,就不用分你我了。
如果你要我,都拿去吧。
我本来就是你的。
你不向我索取,我连替代品也不是了。

但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

夜凉如水。